女同学半裸的样子

校园小说   2021-06-11   加入收藏夹


  可是,我不过是看见了田中半裸的样子,她为什么要这样子整我呢?实在想不通。

  更想不通的是,现在是暑假,又没有社团活动,她来学校干什么……跑到校舍的屋顶上干什么?

  「田中,你在做什么啊?」

  我毫不考虑的把心里想到的问题说了出来。

  「没什么……我只是想看看天空,奇怪吗?」

  田中把嘴嘟成倒V字形,没好气的回答道。

  「奇怪倒不至于啦,可是你这么做,就很稀奇了…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」

  「…………」

  被我这么一问,田中的表情似乎露出了一点畏缩,看来我猜对了。

  「哼!谁规定只有病人才能仰望天空的!?」

  她一面说着一面别过脸去,田中大概是嘴硬,不想被我问出什么来吧!

  「告诉我!」如果我这么说,她一定会抵死不肯讲。……再说,如果是太隐私的事,我也没兴趣听。而且更重要的是,我的肚子「咕噜噜」的叫了起来。

  「呜!」我按着肚子呻吟了起来。

  「干嘛……你、你怎么了?」

  难得田中会这么替我担心。

  「肚、肚子……我要拉肚子啦……」

  我忍不住摩蹭着膝盖,田中的眉毛也突然指向「十一点五分」的位置……我的天哪,她又要爆发怒气了。

  「那还不赶快去上厕所…你、你这个蠢蛋?满脑子大便!」

  呜……!早知道在上楼前先上厕所就好了,我爬下楼梯。我们的学校因为以前是女子学校,所以男生厕所很少,只有这栋北校舍的二楼和四楼才有。说的精确一点,一楼也有男老师用的厕所,不过去那里常会碰上讨厌的体育老师谷田部,所以并不列入考虑。

  唉!管那么多干嘛,我已经抵达四楼的男厕啦。

  「这是怎么回事!?」

  我不禁大惊失色,竟然在整修!

  几乎快哭出来的我,只好无力的喘着气,奔向二楼。

  〔他妈的……什么烂楼梯!为什么要做成15格?为什么中间还要加转角?为什么不设一个滑梯?为什么为什么……啊……!!〕像是走在钉床上似的来到了二楼。

  正要奔向转角的厕所恃,又不小心撞见了一个人。

  「啊…………」

  和我面相对的,正是我原本该在早上去找她的里美。

  「里、里美……你、你在这里、做什么?」

  「……因、因为我……我……。」

  脸色铁青的我这时顾不得神情忧郁的里美怎么回答了,我只知道她用颤抖的语气嘟哝着,可是现在不是多谈的时候,现在是分秒必争。

  「唉,算了算了……说不定…傍晚…我会去吧……」

  我按着肚子摇了摇手。

  「嗯…………。」

  只听见里美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声。

  等到我「清理乾净」之后,才有心情想厕所以外的事。

  〔樱木舞、田中美沙……接着是里美。〕怎么今天老在奇怪的地万碰上意想不到的人呢……。

  〔田中倒还好,里美也跑来做什么?〕等到我走到走廊时,已经没有半个人影了。

  回到屋顶上,田中也早已经回去。

  整个学校的人好像一下子全都不见了,只剩下我一个人。

  连我也感觉待不下去,想尽快离开学校了。


  离开学校后,又回到外头喧嚣的日常世界。夏日的骄阳又开始提醒我它的威力,让我不由得猛冒汗。

  离「三点的下午茶」还有一段时间,对我这个闲人来说,如何打发时间是件伤脑筋的事。我对高中棒球赛没兴趣,可是回家又怕无聊。平常要是碰上这种状况,我都会到「OTIMTIM」去,不过今天我对里美的行动有些好奇,想沿路晃晃,看看能不能碰见她。……总之,就沿着河堤散步到车站前的书店,「白看」几本漫画吧。

  我趴塔趴塔的迈开了步伐。

  〔还真热啊……,至少下一点雨嘛……。〕不知从哪里传来了豆腐小贩的「叭哺」喇叭声。

  河滩上有群小孩子很热衷的玩着棒球,这么有精神,真不错。

  晃呀晃,渐渐走到了铁桥附近。

  「…………?」

  突然看见河堤边上一个坐着的人影。

  即使很远我也认的出来,那个学生头的发型……小小的、靠不住的肩膀……全没有威胁性的背影……对,是亚子没错。

  她卷着身子坐在那里,黄昏已经渐渐降临了。

  〔会不会是为了昨天的事在烦恼?〕我强吻了亚子,这时该不该上前和她打一声招呼。

  我走到亚子身后的堤防上看着她的背影,只瞧见她的肩膀「呼」的一声塌了下去。

  这怎么得了,我没办法放着她一个人不管呀。她分明是在烦恼些什么,要是一个想不开,她去……

  〔恐怕问题还是出在我吧。〕我滑下斜坡,踏着夏草走向亚子。

  「亚子,你在生气吗?」

  我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,她只是静静的望着水面。不知从哪飞来的红蜻蜓停在水池的草叶上,稍稍整理了一下羽翼,又扬空飞去了。

  大概是耐不住长久的沈默吧:「你为什么要做那种事呢…………」

  亚子好不容易开了口。

  「你是不是在玩弄我…………」

  亚子没有看我,只是自言自语着。

  「亚子,你这么说不是太任性了吗…」

  我在隔了一段距离的地方坐下来。

  「我……本来就是任性的小孩嘛。」

  亚子哼的一声转过脸去,不想正面看我。这方面的确是孩子的表现。可是我总不能说:「是!你是小孩吧?」,人不能一直用小孩的态度来逃避现实啊。

  或许亚子在烦心的,是她不想那么早变成大人,用大人的方式思考吧?

  「你真的认为自己是个小孩吗?……可是在我看来亚子是个很成熟的女人呢……。」

  「骗人…」

  「我没有骗你…」

  亚子又再一次陷入沈默。

  看着她灰暗的侧影,我觉得很不好意恩。从什么时候起亚子变得这么郁闷,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呢?以前的亚子不是一向开朗活泼吗?

  而且,亚子在我心目中是……

  〔是我生平头一位迷恋的女人……只是,她还不知道而已。〕我下定了决心,决定把不该说的话说出来。原本……这段话应该等我们都成年之后,当亚子要出嫁的时候再告诉她的,可是…。

  「我啊,在中学的时候失恋过……其实我从来没跟对方表白过,所以也称不上是恋爱啦……。」

  我静静的说着,终于让亚子回过头来,似乎打算听清楚我想说些什么。反倒是我别开了眼睛,望向对岸的街道之后,才继续说下去。

  「我第一次遇见她,是在小学的时候。当时的我只知道打架,从不关心别人,是个讨厌的小孩……。」

  「有一天,我和隔壁镇上的人打架,正在公园里洗掉身上的泥巴时,她走上来跟我说「你的额头受伤罗」……」「说着,她便拿出手帕,擦拭我弄脏的前额。」「虽然我从没提过,但当时心里真高兴……。因为她是药房老板的女儿,所以硬拉着我带我去包扎……」亚子坐在一旁惊愕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,我虽然觉得脸红,但话已经说了,就得继续说完才行。「从那时起,我便迷恋上她了。我是那么那么的喜欢她,总以为「将来某一天,我一定要……」……。」

  「可是四年前,在落叶飘舞的斜坡道上……我的梦碎了。她和同年纪的男孩幸福的走在一起,我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。」

  「对她而言,我不过是一个孩子罢了,这点我也很清楚。所以当时我心里十分悔恨……悔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生二年……。」

  说到后来,我的声音已经小的像蚊子叫,最后终于中断了。

  接下来还要说什么?我自己也搞不清楚,因为脑海里找不出能够接下去的话。或许我可以说「她就是我的初恋,直到现在,我仍旧认为她是最珍贵的。」但是,我不适合再去昼蛇添足,只好做罢。

  一阵风流动了起来,吹得草丛沙沙响起,吹过河堤边的河滩。

  亚子的黑发也随风微微的动着,她打开了小小的唇:「咏……你还喜欢那个人吗?」

  说罢,她用手拨了拨吹乱的头发。

  我缓缓的面对亚子,回答道:「我不知道……我,并不想做个娘娘腔的男人……所以打算忘掉过去。」

  「你还真诚实……。」

  亚子寂寞的微笑。

  「不过,直到现在,你仍旧是我最迷恋的女性。就算将来没有机会再见面,我也不会忘记亚子,直到我死为止……。」

  把内心的想法完全解放之后,我才又正眼看着亚子。

  她的眼眸中映照着我,或许我的眼里也映照着亚子吧……。

  亚子静静的闭上了眼,缓缓的接近了。

  她的唇上有着淡淡的口红,似乎在吸引我的嘴唇靠近……终于四片嘴唇结合了。

  交叠的嘴柔软的传达爱意,让我心生「永远这样不要改变」的梦想。我钩住亚子的腰,接近了她。我们吻到喘不过气时才分开来,亚子把她的头埋进我的胸口,我用手指拨动她的黑发,一阵「只属于亚子的香味」散了开来。

  「你曾经想过跟我上床吗?」

  亚子把脸颊贴近我的胸口问道。

  「有许多次……在梦中,梦见过……」

  一面抚着黑发,我一面回答。

  「……你知不知道……我是个很烦人的女人。只要和别人上过一次床,就永远也忘不了那个人,想永远留在他的身边,绑着他。我这样讨人厌的女人……实在没资格谈恋爱。」

  亚子苦涩的咕哝着。

  「这样总比那些随随便便的女人好吧。」

  我的亚子是……认真的、纯情的、一厢情愿的、想法极端的、爱吃醋的、容易坐气的……可是,这些我全都喜欢。

  亚子抬起了脸,用认真的眼光看着我。

  「可是……我会努力,努力做个不讨人厌的女人……所以……」

  她盯紧了我的眼睛,接着……

  「求你,抱紧我。」

  她的声音在颤抖,再度把头低了下去。

  「亚子…………。」

  我用尽力气抱紧她,代替了回答。

  哗啦哗啦……流过山谷间的河水声传到耳中,凉风拂过脸颊的感觉真好。住在山里的旅馆中,的确用不着冷气机。因为这里是远离都会的山梨的温泉乡。

  我之所以选中这里,全是为了我心爱的亚子。

  「咏,将军啦!」

  正坐在座垫上的亚子放下棋子笑了起来。没错,我们正在下将棋。

  我和亚子在傍晚日落前抵达旅馆,吃过晚饭后,在洗温泉之前先看看电视,聊聊天,愉快的打发点时间,反正也没有让人心急的事。亚子打了个电话回家:「我想在温泉旅馆玩玩……。」接电话的是她姐姐真子老师,她什么都没多问,只说:「是吗?那就好好玩个2、3天吧。」不愧是真子老师,这么「明理」。既然如此,我们还可以在这里多住一天呢。嗯,来这里玩的决定是正确的,要是两人前往镇上的情人旅馆,那种「意图」就太明显了,不适合真心相爱的情人。……不过,来温泉乡之后,要怎么引领亚子进入情况,就很叫人伤脑筋了。

  「哎、一胜四败……你还是这么不留情面……。」

  我哗啦的把棋子打散,这是输家的工作。

  「咏,你从以前就一直对将棋没辄呢。」

  亚子以胜利者的姿态笑着,换了个随便的坐姿。从浴袍一角露出的膝盖是那么性感,叫人心动。

  时钟转到凌晨1点半,是时候了。

  「…………亚子。」

  亚子看着我,脸颊不禁微红了起来。

  「一起去洗澡吧。」

  她默默的点头代替回答。

  准备好用具之后,她默默的走出房间。我们要去的是露天浴池,静静的走廊上,亚子走在前头,我则紧随在后,走向旅馆西侧的更衣处。

  「待会儿见……。」

  我和亚子分别由挂着「男」「女」布廉的入口进入。不过,虽然入口有别,但浴池却是男女共浴式的。

  我压抑兴奋的心情,刻意放慢脱衣的时间。我可不想学鲁邦一-一世那样,啪的把全身衣服剥个精光,然后跃入不二子的浴池里。为了拖延时间,我甚至还踩了踩体重计,在穿衣镜前照了照。我的体格虽然没有隆起的大块肌肉,但也没有半分赘肉,这也是最引以为傲的一点。打个比方,应该说像李小龙,而不像成龙吧……嗯,有点像……可是又不太像。

  像我这样站在体重计上揽镜自照,还真有点不伦不类。

  ……现在不是欣赏自己裸体的时候呀。

  我绑上了毛巾,走向浴池。

  在水雾弥漫间,有个人影在池中。当然,一定是亚子。这么晚了,不可能还有别人来泡温泉,再说,那个亚子特有的发型我绝对不会认错。她露出水面的白□肩膀是那么的娇艳我让急速加快的心跳恢复平静,逐步朝亚子走去。

  直到我走的相当近了,亚子才发现我的存在她的肩头不禁一震,「啊?咏……?你……??」

  她瞪圆了双眼。……咦?……听她的口气,似乎不知道这里是混浴浴池?她没听掌柜的说明吗?嗯,没错,一定是这样。亚子必定是第一次和男人外宿,并一同前来洗温泉,所以紧张的完全没注意到吧。

  「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  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给扰乱之后,我也呆站在现场。亚子则是蜷起身子躲进池水中,把肌肤遮蔽起来。

  如果这时我说「抱歉」然后转头就走,这才真是对亚子不敬。

  我鼓起男人的勇气走进池里,在亚子耳畔生了下来。

  亚子交叉着双臂遮住上围,不肯让我看见。

  我为了不让亚子逃避,用手环绕住她的肩。她的反应正如预期的想从我手中逃脱。可是既然已经来到这里,就不能退缩。我便把亚子给抱了过来。有时,强硬的手段是必须的。

  「啊…………。」

  失去平衡的亚子跌落在我的胸口。只能用羞涩和悲伤的眼神仰望着我。

  我用微笑来换取她的安心,然后温柔的吻上亚子的唇。这是今天的第5个吻,当嘴与嘴重叠时,亚子充满幸福的表情实在可爱。

  接下来,要进行下一步了。

  我把舌头伸进了双眼微闭的亚子口中,她一瞬间似乎吓了一跳,可是我的手撑住她的后颈,不让她乘机逃走。

  「嗯!嗯!嗯!…………。」

  她无法逃避,也不能闭口,只能让我用舌头蹂躏她的口唇。我的舌头缓缓摩蹭她的白牙和脸颊内侧,亚子的舌头也绕了过来……

  她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后,也开始做出反应了。

  虽然,她的手法并不纯熟,但也主动朝我卷来,我和亚子互相用口舌来确定对方的爱情深度。舌头来回的穿梭在两口之间,伸入、吸出。

  「哈啊!」

  当嘴与嘴完全满足后分离开来,银色的丝线仍联结着我们。

  或许这种成人之吻过度刺激了吧,亚子像是醉了似的,用朦胧的眼神望着我,彷佛在问「下一步该做什么?」

  我抱起亚子站在浴池中,「我想看遍亚子的全身……。」

  耳语般的细声染红了亚子的脸颊,她轻轻的点了头。

  她站开了一步,在我们之间制造了一段距离。

  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  那是浑然天成的美妙身影。

  在热水的雾霭中,亚子的裸体被微光照着,完美的叫我哑口无言。

  我联想到「大和抚子」这个词句,清纯的发型……从脸颊到下颚的光滑曲线……细的似乎不可靠的颈项……小而柔和的双肩……

  以及,那两个丰润的突起……。

  论大小,恐怕还是不及丽子和千春吧,可是以日本人的平均值来说,已经是超过标准了。

  而且,形状更是超凡。

  沿着锁骨下滑的曲线延伸到蔷薇色乳头的顶点,然后以极大的圆弧收尾。女性乳房中最优美的造形,就是这种耸起的式样。质感丰厚,但并不松弛……柔软和张力兼具的最高级乳房。

  「亚子……真是太美了。」

  在忘我的鉴赏过乳房之后,我再度向亚子靠近,把脸埋进隆起的小山里。亚子的身体震了一下,似乎感到困惑。

  就在同时,我开始品尝那逐渐硬挺的乳头。

  「啊嗯……。」

  亚子的声调抬高。我不但吸吮着,还利用舌头和牙齿微微的加以刺激。这封极美的乳房,触感也相当好。乳房本身也微微的涨了起来。

  在过去……和丽子、千春上床时,我发现当女人心情开始改变时,乳房就会产生这样的变化。

  〔亚子开始觉得舒服了……。〕想到这点,我内心有着无法言喻的快乐。〔还要让亚子享受更多、更多快乐!〕我的双手包住了亚子的乳房,开始以一定的韵律做上下左右的抚摩。食指与中指牵动起勃起的乳头,再用指甲轻搔,再用手掌围绕着整个乳房。

  「啊啊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  终于,亚子唇间冒出了难耐的喘息。

  像是在忍耐什么似的,可爱的表情……实在可爱。

  在「啾」的吸吮如同花朵般的乳头之后,我的舌头开始顺着乳房的弧线下滑。

  一直下滑到了肚脐的部位,舌头便在这个重点以舌尖挑逗。

  「啊哈、好痒啊……。」

  用手抚弄着亚子扭动的腰的同时,终于朝女人最隐私的地方前进,亚子那属于女人的部位。

  目标一转向这里,亚子便因为羞愧感而夹紧了大腿,关紧了防线。

  「我希望……能让我看一看。」

  我用面颊摩蹭着地那绢丝般细柔的大腿。

  「不管怎么都一定要看吗?」

  亚子困扰的看着我。

  我只「嗯」的一声,仍旧盯着亚子的腿间。

  「好丢脸哟…………。」

  虽然亚子嘴里这么说,但还是稍稍张开了双腿。亚子脸热的通红,赶紧用手遮住脸。

  我心仪的亚子,正为了爱而心焦,她的一切一切都在现在的我面前,美得足以夺人魂魄。

  娇艳的淫荡花园。

  或许是热水的关系,也可能是方才爱抚的关系……鲜花已经绽放了。错综复杂排列的玫瑰花瓣上淌着透明的花蜜,彷佛正等待着我的造访。

  我抓住了花瓣的两侧,拉了开来,露出了诱惑男人的花蕊。

  「啊啊、咏……求求你……好丢脸……我觉得不好意……。」

  亚子摇晃着头说道。

  可是和她说的话正好相反,亚子的入口已经湿淋淋的涌出爱的证明。我吻上了花瓣的中心,吸取甜美的蜜汁。

  「啊唔!」

  像是被电流击中似的,亚子的背脊震动起来。花瓣已经更加滑润,吸引异性的自然反应无法遮掩。

  亚子用力的抱紧了我的头,发出啜泣的喘息。

  我身负找寻隐藏在女人肢体内宝石的重任,用手指转几圈。

  「好、好痛……。」

  亚子诉说着苦楚。

  既然这里是敏感部位,用的力量就该轻一点比较好。

  「……抱歉。」

  过度投入的我在道歉后,改用温柔的方式善待亚子的宝石。

  就像对待易碎的水晶玻璃那样,我轻轻的拍打,亚子的呼吸又陷入了紊乱。

  看来,亚子属于那种温柔方式有反应的女人。

  〔这样应该已经足够了吧?〕内心做出决定的我,将亚子抱出了水面,在浴池旁的平台上放下了她,然后铺上浴巾,让她躺卧在上头。

  「咏……我、我好怕……。」

  她终于了悟到这最后阶段即将来临,亚子开始恳求,她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。

  我叠了上去,「别担心,我会很温柔的。」

  轻轻吻了一下正感到畏缩的亚子。

  「真的吗……真的要很温柔哟。」

  说罢,亚子闭上了眼睛。

  她那拼上性命愿意献出身体的表情,让人无可避免的心生侵犯的欲望。

  我那早已梗直的男性象徵首先碰着亚子的花瓣,依照约定的方式缓缓开始插入。

  这是没有人曾经探险过的,雪白的处女之地,我非常慎重的朝内前进。

  「呜……!呜……!」

  亚子一面呻吟,一面强忍着。

  「别用力……只剩最后一点了……。」

  我摩蹭着亚子微润的面颊,耐心的等她镇定心情。

  亚子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我,我们之间似乎用眼神完成了意识的交流……。最后,以一记猛拳打入花瓣当中,「啊啊──啊!」

  浴场扬起了处女的哀鸣声。

  「哈!哈!……,哈!呼!」

  我和亚子在不中断联系的情况下大力喘着气。

  抵在我胸口的,是亚子隆起的乳房,这种触感让我体会出我正在和亚子做爱的真实感。

  我终于和暗恋已久的初恋情人合而为一了,我摸着亚子的头发,传达情意。

  「抱歉……很痛吧……。」

  亚子又点头又摇头的回答。

  她的手放在我的背上,像在搜寻什么似的移动着手指尖。

  「我和咏……合而为一了……。」

  「是啊……我现在在亚子的体内呢。」

  说着说着,亚子主动要求起吻来,她盲目的用舌头追寻爱情,我们再度激烈的契合。

  「亚子,我可以试着动动看吗?」

  在接吻的间隔时,我这么问亚子,她以温柔的眼神望着我,明确的点了头。

  此时亚子的面颊已染成了樱红色,眼眸闪着光芒。光听她这么说就已经让我昂扬。

  〔真是值得嘉奖的精神……。〕可爱、可爱、可爱、可爱极了!我的亚子的确是最可爱的!!

  以男性的生理反应来说,现在已到了奋起进攻任意摆布亚子的时候。……可是,绝不能急于一时。今天是她第一次接纳男人,绝不能任性强求。唯有女方感到舒服与喜悦,才真正能使男方得到快乐。

  「嗯,要来罗……如果痛的忍不住,要马上告诉我哟。」

  我拼命压抑住已经沸腾的冲动,开始下一步的动作。

  缓缓的,花一点时间将腰部后移,等到返到出口的地方,再用同样长的时间慢慢推回体内。

  不知这样重覆了几次,我突然联想到……。

  〔亚子的那里,似乎比丽子和千春的那里更「凹凸不平」!?〕不,用「凹凸不平」来形容不够恰当,应该说磨蹭的感触很强烈,只要稍微的运动,就足以获得极佳的快感。这时,亚子也兴起了性的欲求,慢慢开始挺动起身躯。「啊、亚子……好:…:好棒、感觉好棒。」

  我不经意的喊出了声,自然而然的加快了速度。

  「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哈啊啊……」

  亚子的喘息也应和着我。

  内部的黏稠感更强了。

  「咏,奇怪……好奇怪……啊啊!」

  〔亚子也觉得很舒服吧?〕她那凹凸不平的内壁压榨着我,并且完全密合的将它包紧。

  亚子的身体在无意识之中有序的加紧收放,逼使我抵达了界限。男根因为愉悦而贲张,开始朝顶峰做倒数计时了。

  「亚子,我快要……亚子、……亚子、……亚子。」

  我大幅的摆动着腰做最后一次冲刺钻进了子宫内,已经忍耐过久的热度瞬间解放、疯狂的解脱了。

  「啊啊,好……好舒服…………。」

  这是亚子的肉体深处第一次承受男性树汁的洗礼,同时也是她的第一次高潮。

  她的双腿钩着我,抬起下身,似乎不愿让这段时光溜走。

  在她美妙的腔壁摆弄下,我的男性象徵和着脉搏喷出大量精液。咚……咚……咚咚……咚……彷佛无止境似的。直到所爱的女人已经被填满,才放慢了喷射的劲道。

  我全身的力量都被放尽了似的趴倒在亚子身上。

  好长一段时间……深夜中的露天浴场回荡着两人的喘息声。

  「……感觉……舒服吗?」

  亚子反倒先问起我,我只有「嗯嗯」的点着头。

  我们在保持着联系的情况下,再度寻求唇的刺激。

  「我有件事……一直没告诉咏……。」

  亚子静静的在我身边说道。

  我把她的头发重新抚摸平整,然后望着她。可是亚子转开了视线,似乎很难下定决心开口说。

  「说实话……我……很久、很久以前,就……喜欢咏了……。」

  对于她突如其来的表白,我只能「咦?」的倒抽一口气。

  亚子强压着羞涩继续说道:「我在药房时,最期待的就是看到咏。我也明白自己正等待着咏能注意到我。可是这种欢喜、这种爱,却让我非常烦恼。」她的眼神中蕴含着哀伤凝望远方。

  「我对咏而言,会不会只是个「小姐姐」呢?咏喜欢的恋爱对象又是怎么样的人呢?……我愈是这么想,愈是没办法从忧郁中抽身。我很笨吧?我知道,只有看得见咏的时候,才是最幸福的时候,可是我就是没办法诚心面对自己内心的感觉。」

  涌出的光点顺着脸颊滑落了。

  「这定是天罚。我连咏对我的感情都没发觉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。」

  不管亚子还想说些什么,我先行用吻加以封锁了。

  因为最笨的人是我自己。

  〔原来让亚子闷闷不乐的原因是我……。〕我再度抱紧住亚子,除此之外,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。

  「对不起,咏……我们应该只是单纯的上床而已……。」

  「亚子……我不太会说话……不过,我们从头开始吧。重来一次,让彼此互相认识……或许这样比较好吧。」

  好像听见什么前所未闻的事似的,亚子瞪圆了眼睛望着我。

  「真的吗……真的可以再重新来过吗??」

  对她的追问,我只说了一句「当然!」

  「太棒了!」这次轮到亚子抱紧了我。大概是心情激动吧,她上下摩蹭着身体,用乳房摩擦我的胸口,这触感真不错。这时我才想起来,我还留在亚子体内。

  「啊、亚子……这样一直动的话……。」

  爱情的洪流又再爆发了。

  「…………。」

  又大了起来。

  「抱歉,亚子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。」

  亚子嘲笑我的傻。

  「嗯,没关系……能让咏留在我体内,是最幸福的事……再说……再说。」

  脸红的亚子附在耳边轻声说,刚才我火热的树汁冲入她体内时,她觉得自己好像「飘上了天似的那么舒服」。

  于是我再度摘取她那粉红色的美妙乳头,再度让她的花瓣开始律动。

  再次,让美丽的女神振翅飞上天空……。